【火速让女生怀孕吧!π巨乳收集】(15)【作者:kkmanlg】
>
字数:597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(15)

  她们以冰冷眼神扫视骑在女性村民身上的两名骑士,看到女性被侵犯,她们应该也是觉得很厌恶吧,身上静静冒出杀气,只要我一个命令,她们就会立刻出手。

  或许是对杀气产生反应了,两名骑士这时候才停止侵犯,转头过来。

  是因为看见我这个半魔人,吓傻了吗?还是眼前突然出现两个美少女,瞬间看到忘我?骑士竟然没有拿起武器防禦,而是呆呆看着。

  虽然我原本生活在现代世界,过着跟暴力无缘的生活,顶多只会在游戏上玩到,但如今来到虚拟化为现实的魔幻世界,亲眼看见女性村民遭到侵犯,周围还倒下几具屍体,我的心情竟然连一点起伏都没有。

  ……激动、亢奋之类的情绪感觉不到,简直像是看到蚂蚁在地上爬那样,完全无动於衷。

  最多,只有想着能不能将这两个骑士当成实验品吧?原本对女性村民的怜悯情绪,也彷彿玩笑似的消失无踪。

  此时浮现在脑中的,是某具骷髅曾经做过的事情,既然我是半魔人的话,闇属性的魔法应该也能使用。

  我下意识伸出右手,发动高阶魔法。

  「心脏掌握。」

  顾名思义,这个魔法会捏碎敌人的心脏,对一般生物具有即死性的效果。
  在一到十级的魔法之中,也是位居九级的高等魔法,这是属於死灵系的魔法,死灵系也是闇系统的分类之一,我身为半魔人,能够同时使用光系与闇系两种互为极端的魔法,当然也能使用隶属於闇系统的死灵系魔法。

  而且死灵系具有魔力消费较低的好处,缺点则是对敌人通常有永续的负面诅咒,所以在想要俘虏敌人的前提之下,通常不会用到死灵系的魔法。

  在『火速让女生怀孕吧!π巨乳收集』当中,敌人大多都是巨乳的姬骑士之类,为了给玩家调教创造出来的美女玩具,既然是要抓起来做色色的事,死灵系魔法通常都不会派上用场。

  但这次的情况不同,敌人是两个男性骑士,而且还是强奸女性村民的罪犯,就不必想办法俘虏,直接杀了比较省事。

  而且『心脏掌握』还有个好处,就是如果敌人等级跟自己相去不远的话,即死效果就立刻失效,但会追加晕眩一类的负面状态,敌人等级假如比自己高的话,负面状态则是会遭到抵销,所以在测试敌人强度的时候,这招魔法算是相当好用。
  如果『心脏掌握』无效的话,我就打算抛下女性村民,直接带着奏跟斑鸠撤退了,背后的『传送门』尚未消失,只要走过去就能传送回去。

  在尚未摸清这个世界的虚实之前,用这两个骑士当作实验,如果真有什么万一的话,至少还能顺利撤退吧。

  不过,看来是不用撤退了。

  感觉手里突然握住一个东西,带有热度、而且还在跳动,感觉有点噁心。
  将这个东西捏碎之后,一名骑士就无声无息往后倒下,原本插在女性村民体内的肉棒,也跟着滑了出来,骑士以露出下半身的丑陋模样死去。

  我冷冷瞥了地上的骑士一眼。

  虽然早有预感,就算杀了人也不会有什么感受……不过就真的跟刚刚一样,像是捏碎一只蚂蚁一样,感觉不到任何动摇。

  「这也代表我不再是个人了吗?……一下子还是很难接受啊。」

  不过,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。

  我的视线扫向另一名骑士。

  忽然看见同伴没命,骑士应该是吓傻了,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往后退,而且一样没穿裤子,看起来多滑稽就有多滑稽。

  这么看来,换个魔法应该比较好吧,如果一击就夺走性命,也无法知道敌人到底有多强了。

  不只是死灵系,闇属性魔法对於人类通常都具有加乘效果,如果是没有特殊效果的魔法,就能测试看看骑士的实力。

  想要当上骑士,代表具有一定的实力,就用他来估算看看这个世界的强度基准吧。

  「虽然很可怜,但还是请你陪我做个实验吧──反正你刚才也爽过了,支付代价也很合理。」

  想了想,决定使用火属性的中等魔法。

  骑士身上穿着金属铠甲,金属能够导电,虽然不知道铠甲有没有针对雷属性加强防禦,但一个不好弄死对方就麻烦了,还是选择火属性的魔法比较保险。
  「『热风』。」

  一股温度略高的乾燥风势,在我的身上绕了几圈后,快速飞向敌人。

  没有选择火炎,而是单纯利用温度差造成的效果,魔力消耗较低,这通常是用在广范围的支援层面,面对单一敌人,并不会因此加强威力,

  不过,在高温风势吹到骑士身上时,却突然变成耀眼火势焚烧起来,传出劈哩啪啦的不祥声响。

  前后不到几秒钟吧,骑士变成一具乾燥焦黑的屍体,身上的铠甲也融化了。
  出乎意料的结果,倒是让我有些傻眼。

  「就算按照穿越到异世界的规矩,通常都能开无双……但敌人也太弱了吧……」

  『热风』能让火属性的友军能力上升10%,冰属性的敌人能力下降15%,除此之外,并没有什么杀伤能力,所以在迷宫的防禦战中,通常派不上什么用场,陷阱可能还有稍微一些用处。

  连『热风』都能将骑士秒杀,虽然感到有些遗憾,但至少可以放松下来吧,就算可能是这两名骑士特别弱,但还是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
  而且,如今也知道『火速让女生怀孕吧!π巨乳收集』的魔法,在现实中也能使用,如果真的碰上强敌,打开『传送们』逃走也是一个好办法。

  这么看看,应该能继续测试自己的实力吧,毕竟村子里还有十几名骑士,可以当作练习的靶子。

  想到这里,我看向女性村民,她虽然身上有一些擦伤,饱满乳房看得出几条抓痕,私处则是洞口开开,还在往外流出精液,但至少性命无虞吧。

  发现我的视线转移到自己身上,女性村民眼神有些畏惧,缩起身子,似乎是因为我突然出手杀了两名骑士,害怕我会接着把目标转移到她身上吧。

  女性村民的胸部确实很大,一瞬间还给我像是看到母牛的印象,但说老实话,我对装了其他人精液的小穴没兴趣啊。

  而且瀰漫在空气中的刺鼻腥味,让我不太想继续留在这里。

  「斑鸠,你留下来照顾这个女人,顺便替她治疗吧。」

  「好的。」

  斑鸠蹲了下来,伸手进去高高隆起的胸口里面,从领带内侧拿出了某个东西。
  那是一颗黑色药丸,很像是正●丸的大小,不过没什么臭味就是了。

  斑鸠的职业是女忍者,虽然加强了谍报跟战斗能力,却没办法使用治癒魔法,所以斑鸠只能用药物治疗。

  拿出来的是低阶治疗药,在游戏的初期经常会用到,价格很便宜,不过斑鸠的等级也是500级,这种药物根本用不到,怎么还会带在身上?

  「不必害怕,这是治疗你身上伤势的药物。」

  「呜呜……」

  斑鸠露出亲切笑容,不过女性村民却是表情惊恐,比起侵犯她的两名骑士,似乎更害怕拯救她的我们,让我感到一头雾水。

  完全不被信任啊,虽然我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要救她,只是单纯想要测试自己的实力,但就结果来说,我也算是救命恩人吧?

  是因为我半魔人的外表吗?女性村民看起来也不是人类,应该不会对非人类的外表感到畏惧才对啊?

  被人拒於千里之外,我感到有些莫名其妙,斑鸠她又是如何呢?她的个性设定很善良──

  「吃下去就对了。」

  「呜……咕噜……」

  出乎我意料之外,斑鸠没有多花时间说服,而是直接抓住女性村民的脸颊,硬是把她的嘴巴撬开,把药丸扔进女性村民的嘴里。

  斑鸠竟然是行动派的啊?外表是个大和抚子,行事却是很直接。

  那一瞬间,女性村民身上的伤口冒出浅浅光芒,原本带着血渍的伤口,通通都癒合了,不过身上还黏着许多精液就是了。

  「咦?……不、不会吧……」

  「已经不痛了吗?」

  「是、是的……」

  女性村民睁大眼睛,看着自己原本佈满捏痕的乳房,虽然上头还黏着乾掉的精液,但伤痕已经消失了,被捏到红肿放大的乳头,也恢复成普通大小。

  接着她扭动身体、看看全身上下,表情很疑惑,似乎还反应不过来的样子。
  斑鸠依然挂着亲切笑容,没有将女性村民之前的隔阂态度放在心上,很有亲切大姐姐的风范,接着走到旁边,将很像是女性村民原本所穿的衣服拿过来,披在她身上。

  看来,只要用低阶的黑色药丸,就能够完全治好了,而且就跟RPG世界的规则一样,吃下药物瞬间就能治好,伤口癒合之后,连一丁点的疤痕都看不到。
  有斑鸠留下来照顾她,应该没问题了,我转身打开离开,找寻其他骑士继续测试。

  不过,我才走了几步,就又听见女性村民的声音。

  「那、那个……谢谢您救了我……」

  「……不用放在心上。」

  确实是不用放在心上,因为救你是顺便,只是不太想看到巨乳女性被侵犯罢了。

  我再次转头看了过去,斑鸠露出满脸笑容,她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,女性村民却是浮现焦急表情。

  「还、还有……我知道这有些厚脸皮,但也只能拜託您了,拜託!请您救救我的女儿!」

  女儿?

  听到这个词,我看看女性村民的外表。

  手肘覆盖黑白两色的毛皮。

  头上有着黑白两色的耳朵。

  还有白色尾巴。

  最大的重点,就是胸前圆滚滚的乳房,让人下意识联想到乳牛的胸部,因为胸部实在太大,就算身上披着衣服,也顶多遮住一半而已,身体中间的肤色等於是一览无疑。

  该不会是乳牛兽人吧?……重新发现这点的瞬间,我立刻回答。

  「知道了,你的女儿在哪个方向?」

  「谢、谢谢您……我让她们逃往东边去了……真、真的很谢谢您……」
  女性村民这次浮现惊讶表情,没想到我会答应吧,接着立刻低头道谢。
  『她们』?

  不是只有一个女儿?

  女儿会不会跟母亲一样,也是类似乳牛的亚人种?

  想到这里,我立刻照着女性村民手指的方向,赶过去救人了。

  离郊外越来越近,只要跑出森林,接着就是通往王国其他地方的道路了。
  没有选择跑向西方,而是不断朝东方跑着,因为西方的都市国家群,对於兽人的态度非常不友好,只会将兽人当成奴隶看待。

  背后传来的规律声响,带着金属摩擦声的脚步声,让莎萝拚了死命往前跑,根本不敢回头。

  在夜晚的森林里,能见度非常的差,如果不是具有夜视能力的生物,就只能放慢脚步,小心翼翼靠着脚尖的感觉往前走,但是对莎萝来说,这等於是自杀的举动吧。

  从树叶缝隙洒落下来的月光,银白色的光芒,让人感到冰冷的光芒,只会更加撩拨内心的不安。

  脚下不时被树根绊倒,或是踩到潮湿的草堆,摔在地上好几次,但莎萝仍然牵起妹妹,不停往前跑。

  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,莎萝或许能跑得更快,利用兽人天生的优势加快脚步,但因为牵着妹妹,无可避免遭到拖累,死亡阴影越来越靠近了。

  即使如此,莎萝仍然没有抛下妹妹,这是因为她将妹妹看得比自己更重要,也是维持意识清醒、不肯放弃求生希望的动力所在。

  「呀!好痛!」

  再次摔倒,莎萝泪眼汪汪,下意识往后看。

  脚步声越来越近,就算莎萝再怎么死命奔跑,距离也始终没有拉开,但也没有缩短。

  是在玩弄自己跟妹妹吗?那种态度,彷彿在追逐唾手可得的猎物,让莎萝拼命逃跑,却又在后面紧追不放。

  人类训练出来的骑士,跟一般村民的差距就是这么大。

  莎萝再次拉起妹妹往前跑……她非常清楚,只要停下脚步的话,自己跟妹妹都只有死路一条,人类是不会放过兽人的。

  不过,就算莎萝再怎么努力挣扎,身体究竟是达到了极限。

  在双腿麻痹的同时,整个人摔倒在地上,丰满胸部狠狠撞击地面,几乎快让莎萝痛到昏过去了,妹妹也跟着被抛到旁边。

  莎萝始终不肯放开妹妹的手,因为只要放开妹妹的话,她感觉自己就会丧失求生希望了。

  莎萝努力想要撑起身体,但双腿已经不听使唤,而且从后面追逐的金属脚步声,已经跟了上来,停在两人的身后。

  骑士手握染血的剑,头盔摘了下来,看着乳牛少女呼吸急促、不停上下起伏的高耸胸部,露出表情松弛的猥亵表情。

  莎萝苍白了脸,那个表情她很有印象,因为把母亲压在地上的骑士,也是露出一模一样的表情。

  如今莎萝唯一能做的事,就只有拉着妹妹,用手磨着地面慢慢往后退,这种惊恐反应,让骑士更兴奋了。

  「不用做无谓的挣扎。」

  带着低沉笑声的这句话,像是在嘲笑兽人,更像是在嘲笑莎萝的徒劳无功。
  骑士将空出来的左手,伸向莎萝的胸部,想到接下来就能恣意揉捏这对果实,就让骑士的笑容更噁心了──

  「别太小看人了!」

  「呀啊!这个臭女人!」

  莎萝鼓出最后一丝力气,抓住骑士的手扭转,保护妹妹的信念,让她瞬间遗忘了恐惧。

  骑士吃痛,虽然不至於受伤,但到手的猎物竟然还会反抗,淫念转换为怒火,他高高举起右手的剑挥下去。

  看见在银白色当中,染上大片乌黑血糊的剑,莎萝下意识扑到妹妹身上。
  「呜!」

  骑士的剑砍到背上,灼热痛楚立刻往全身扩散,恐惧又再次浮现,让莎萝全身发抖。

  这个痛楚提醒她一个事实,就是一个女性村民不可能反抗骑士,兽人更不可能有办法反抗人类。

  想起看见母亲的最后一眼,在雪白身体上任意摆动的丑陋身影,莎萝彷彿感觉到最后的火炬也熄灭了。

  骑士将莎萝的身体翻了过来,左手再次朝胸部伸过去,这次莎萝没有反抗,软绵绵的触感塞满了骑士整个手掌,乳房被捏到整个变形,接着是强烈弹性,想要将骑士带着手甲的手快点推开。

  出乎意料的美妙触感,让骑士嘴角斜斜扬起,从没揉过这么出色的乳房,不愧是王国的魔乳牡牛兽人。

  莎萝看到剑尖染着自己的血,恐惧让她脑袋一片空白,心脏也快速跳动,从背部扩散到全身的痛楚,远远胜过胸部被捏住的异样感觉。

  莎萝流着泪,可能是骑士蹂躏她胸部的噁心动作,也可能是放弃了求生意志,让她终於松开了一直牵着妹妹的手。

  如果真的没救了,至少要让妹妹……

  只能以自己的身体,换得妹妹的生存……

  就算回想起母亲不久之前遭到的下场,莎萝还是转头看向妹妹,用眼神示意她快点逃走。

  骑士骑到了莎萝身上,拉掉她的衣服,超乎年龄发育程度的乳牛胸部弹了出来,失去了衣服的束缚,乳房就像是特大号的奶油球那样,等着被人挤奶。
  到了这种时候,莎萝反而露出笑容,那是彷彿殉教者的解脱笑容,看见妹妹哭着跑走后,莎萝感到如释重负。

  即使能够逃出森林,也可能遇到其他巡逻的士兵,更何况妹妹年纪还小,根本不晓得王国的城市在什么地方,即使如此,只要能够逃离现在这个地狱就够了。
  看着妹妹渐渐消失的背影,不知何时,莎萝的脸上流满泪水,胸部被人捧了起来,乳房中间传来的灼热感觉,以及在鼻尖扩散开来的腥臭起司味,让她渐渐闭上眼睛──

  喀咚。

  金属头盔掉在地上滚动的声音。

  莎萝不自觉睁开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咻沙~哗沙~

  水柱喷出的声音,那是无比吓人的鲜红水柱。

  一滴一滴的水滴撒在莎萝脸上,这也让她回过神来。

  骑士依旧捧起胸部乳交的动作,不过却没有了头颅,在地上滚动的头盔,仍然可以看见里面写满欲望的眼珠,完全不知道脖子以下的身体已经分家了。
  过了几秒钟,莎萝才回过神来,原本白花花的胸部,现在被骑士的鲜血染红一片。

  莎萝推开了骑士的屍体,连忙往后退,惊吓过度的结果,就是心脏跳动得过於快速,让她感到胸部很疼痛,原本被泼洒到鲜血的粉嫩乳晕,中间凹陷的部分竟然开始流出白色水滴。

  一股不同於血腥味的清新乳香,那是母乳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照常理来说,抓到两个女生,不是砍了再说,而是应该推倒玩姊妹丼才对吧?
  在一般的RPG世界中,乳牛兽人身上通常有毛皮,那里的毛也会是黑白两色吗?(奸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