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你不要去得罪那个医生】(下部)(28-31)作者:ouyangxue
>
字数:19450


  第一章:相遇

  星期五下午,东海大学建筑学课程结束后,志明一走出教室,又看见学妹春娇在不远处的大树下等他。他叹了口气,无奈地走向她。其实,志明并不是不知道春娇对他的情意,但是她那死缠烂打的招数,真让他有些招架不住。

  他们是在迎新晚会上认识的。东海大学的传统,是由大二学生举办晚会,欢迎新生。志明到会场的时候,舞会已经开始。一对对男女在舞池里跳舞。只有一个戴眼镜女孩,低着头坐在角落,似乎有点落寞。志明对这种舞会没有太大兴趣,只想露一露脸就回宿舍去。这个女孩应该是大一新生,独自做墙角壁花,也怪可怜的。所以他就走向前去搭讪一下。等他自我介绍之后,那女孩露齿一笑,嗲声回答:「如果你是志明,那我就是你的春娇。」

  志明愣了一下。他是知道有一部电影叫「志明与春娇」,但这女孩这样回答,是不是有些太露骨了?他初中和高中念的都是男校,妈妈的管教十分严格,所以没有接触女孩子的经验。学校里是有不少女同学,但自己念建筑系,课业繁重,并没有花心思在认识异性这方面。说实话,他刚才走过来时,已抱着必死的决心,一个被冷落的女孩,能长得多好看,应该是太丑没人要吧?不料仔细一看,她的长相得还算过得去,大一新生的她,未脱稚气,稍稍有一些婴儿肥。脸上挂着一副黑框眼镜,皮肤吹弹可破,白里透红。称不上美丽,只能说是可爱。及肩的头发微微卷曲,连身小碎花洋装,看起来像是廉价地摊货。全身唯一吸引人的地方,就是她胸前两个浑圆饱满的乳房,让人不禁连想到最近爆红的童颜巨乳女星-郭书瑶。

  除了胸部诱人之外,他对这女孩子并没有特别的好感,只想礼貌地敷衍一下就走人。但不论他聊什么话题,她都笑的花枝乱颤,十分给面子,加上她胸前那圆球微微抖动时,只要是男人,眼神应该都无法离开。所以不由自主地留下来陪她聊了好一会儿。而且后来他才知道,她刚才不是开玩笑,她的名字真的叫春娇。
  两个人对这样的巧合,觉得很有趣。

  志明向来生活严??,孤独惯了,他并不喜欢与人羣接触的场合。纷纷扰扰的人群,只会让他觉得心烦意乱而已。聊了一段落,他想离开。春娇说:「学长,我家住台北,对台中不熟,不知道那里有好吃的歺庁,我们去吃点宵夜好吗?我请客。」

  他想了想,也好,肚子也饿了。他有车,所以载她到台中夜市去。志明找了一家坐位舒服的小店,询问了春娇想点些什么吃的,就抢先到柜台,点餐结帐。
  春娇很感动学长这样体贴,他回到座位后,春娇问:「学长,你叫什么?」
  「嗯?我叫王志明。」

  「哎哟,学长,人家是问你叫了什么吃的。我当然知道你叫志明,因为我是你的春娇啊!」

  春娇为了这件好笑的事,笑得快岔了气,丰满胸部又开始微微颤动着,加上她那娇滴滴的嗲声,惹来了隔壁几桌男人的艳羡目光。志明有些尴尬,想转头避开那些人的讪笑,却看见远处的几个大四学长,不约而同都向他比了比出「赞」
  的手势,似乎在祝贺他的艳福不浅。

  那天晚上回到宿舍,他竟然梦见她那两个奶子在他身子上下不停磨蹭着,还晃动在他脸頬旁,在梦中,他任由那裸体压住自己,亲吻自己全身,好不惬意…
  …

  至于春娇,她对志明学长可以说是一见钟情。迎新舞会上落单,觉得很没面子。好歹自己也长得不差,偏偏没有男孩子邀她跳舞。自己难堪极了,快要撑不下去了,还好志明学长的出现,化解了她的尴尬。她很感激学长的解救,宵夜之后互相留下手机号码,说好再联络。后来俩人约出来看了几次电影,相谈甚欢,她很崇拜他的一切,念的是建筑,但天文地理、艺术文学都能懂,很聪明的一个男孩子。于是不知不觉中,春娇把自己的一颗心都悬在他身上,总是藉故找机会在校园里碰到他。

  这天她在教室外等他下课,想询问是否能搭他便车回台北。

  她对志明的行程瞭若指掌。知道他星期五最后一堂下课后,就会开着他的宝马跑车,赶回台北。他并不喜欢台中的生活,那只是他念书的地方,他的家丶还有他其他的一切,包括要好的朋友,喜欢的活动,都在台北。

  她准备了水果和零食,怕学长开车累,所以一路上陪他聊天,又喂他吃东西。
  志明有点洁癖,不太喜欢有人在他心爱的宝马车里吃东西,但看阿娇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,不忍心拒绝她。从台中开到台北两个半小时就到了,那时已经接近晚饭的时机,所以阿娇提议,要请志明吃饭。志明的行动电话突然响起,他车上有免持听筒的无线蓝牙设备,接起来后:「妈,什么事?」

  「志明,到台北了吗?」

  志明还来不及回答,阿娇居然抢着接话说:「伯母你好,我是林春娇,学长跟我现在刚到台北,正要去吃晚饭。」

  「你好,林小姐是吧。外面的餐馆比不上自家的料理好,如果方便的话,要志明载你到我们家吃晚饭吧,伯母会叫佣人多做两个菜。」

  「谢谢伯母邀请,好,等一下见。」

  志明张口结舌,阿娇也未免太过主动些,自己忙着开车看路,还没跟妈妈讲上话,她居然就自作主张的答应到他家晚餐。他心里有些不甘不愿,但是看阿娇雀跃的样子,又不忍泼她冷水……到了阳明山的豪华别墅,阿娇才知道学长家有多富有,不禁吐了吐舌头。原来志明父亲是个有名气建筑师,这是他在世时早期作品其中之一。别墅共有八层楼,有三层位于半地下,用来储物、佣人住宿。另五层在地上,楼层间小电梯和巨大中央楼梯相连,别墅三面墙壁都是落地玻璃窗,毗邻阳明山国家公园,俯瞰公园内的美丽景致。顶楼是庭院造景,太阳能温水游泳池、按摩池丶还有假山,人工瀑布。林伯母已经要佣人在泳池旁设好餐桌,三个人在浪漫的星光、美丽的夜景里吃晚餐。

  一顿饭吃下来,阿娇有些不自在,她的世界和志明比起来真是天差地。
  志明的身家背景并不普通。父亲过世的早,志明母亲独立扶持建筑事务所,她是个非常成功的女企业家,把事务所经营得有声有色,甚至发展到工程丶太阳能丶健身器材、网路等等颌域,创出多元化的事业。最近的新企划,是在台北市中心地区,以新颖的设计概念〝城市之树〞为发想,设计出一楝犹如一棵大树形状的豪华大楼,耸立城市中。搭配中国太极蓄势旋转,每层的住户都有垂直在外墙上的空中花园。建成之后,将会成为台湾突破传统的地标。阿娇很佩服伯母的成就,这样成功的女强人,亲切有礼,闲话家常。但她很紧张,觉得自己真是太渺小。自已念的是中文系,懂的只是诗词歌赋。这些艺术设计、行销管理方面的话题她不甚了解。

  好不容易熬到吃完这顿饭,伯母要志明送阿娇回家。趁她去洗手间的时候,志明的妈妈问:「志明,你知道妈不会插手限制你交什么朋友,但是你毕业当完兵后,得先去美国留学,将来你是要接手我们家的企业的,交朋友得多注意些,如果门不当户不对……」

  「好了,妈!交朋友不需要看有钱没钱,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交的朋友都没有我们家有钱,好吗?你不要老是对其他人有偏见!」

  志明的妈妈被他抢白一阵,知道儿子自我意识比较强烈,如果硬要让他服从,很容易让他产生心理抗拒,说不定造成反效果。她决定换个方式,采用逆向心理战术。

  「志明,你误会妈了,我蛮喜欢林小姐的,想邀她下个月底一起看歌剧。」
  这时,阿娇走过来,准备穿鞋回家。「林小姐,下个月底国家剧院厅上演」歌剧魅影「,伯母订好了贵宾区包箱位置,你让志明带你来,伯母请了些生意上的朋友,大家一齐欣赏演出。」

  阿娇有些讶异,歌剧院丶贵宾区,这应该是隆重的场合吧!有些担心自己能不能应付。但是她不想违背伯母的好意,于是顺从地说。「是。谢谢伯母。」
  志明翻了翻白眼,他和学妹没有到男女朋友的地步,不知道妈妈在打什么主意,他喜欢看歌剧,但没兴趣和那些生意上的人周旋……也罢,说不定到时候学校忙,或者阿娇忘记这事,就可以逃过一劫。

  阿娇回家之后,觉得心情交错复杂。高兴的是志明的妈妈竟然要约她一起看歌剧,担心的是自己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,要怎么参加这种高级的场合。大学开学之前,她当家教赚了一些钱,但那都用在学费上头了。爸妈是清洁工人,她不能伸手向爸妈拿钱。于是她决定自己另外在台中找兼职,赚些零用钱,那天得把自己打扮一下,不能像今天穿得这样随便。

  第二章:试工

  打定主意要自己赚钱后,阿娇开始疯狂地上网找寻打工机会。她尝试到家教中心登记,但他们要求理工科或者是英语系。也试试找了一些公司行号的工读生工作,但薪资不高,工作时数又太长,占用上课的时间。

  在网上她看到市区一间咖啡厅征吧台侍应工作,限十八岁以上女性,时间弹性,薪水必须面议。于是下课后急忙过去。这是间位于二楼及三楼的咖啡屋,入口并不显眼,狭小的楼梯间布置的很特别,两面墙都是镜子,优雅的灯光引导人一步步往上。到了二楼后,她向服务生表明来意,就被请到角落的包箱坐下。这个时间似乎没有什么客人,她看看四周的布置,十分古典精致,店主应该是个文人雅士。

  等了一会儿,店主过来打招呼,他大约三、四十岁,风度翩翩。看完阿娇的简历后,他解释,这是他开的咖啡厅,最近把三楼改成酒吧,希望多找一位吧台人手。

  「我仍是学生,只能下课后过来,广告上写的弹性上班,是真的吗?」
  「是,如果有合适的人选,时间不是问题。但是,我得先把一些店裹的规定先说明一下……」店主说到这儿,开始有些吞吞吐吐,他咽了咽口水,说:「因为餐饮行业竞争激烈,必须想些新奌子,所以,在吧台工作的员工,要穿公司的低领T恤,里面不能穿胸罩……」

  「什么?」

  「对不起,请不要把我想成是变态,我也不想逼迫员工做这种事,但是自从用了这个奌子后,酒吧生意上升十倍,我没办法……」店主的脸都胀红了。
  阿娇有些害怕,藉要考虑一下,就想离开。店主说:「没问题,你好好考虑,我们店里福利不错,大部分的客源都是外商人士,不会动手动脚,只需稍微露一下胸部,让一些男客饱饱眼福,就可以赚基本的时薪和可观的小费,对学生来说,这样的工作又轻松又赚钱……」

  阿娇再也听不下去了……这还算正当行业吗?有奌像是在卖身。于是谢谢他的面试后,落荒而逃了。

  找工作的过程不顺利,就在阿娇快放弃的时候,突然在网上发现一个徴求保姆的工作,照顾一对双胞胎,供晚餐,细节面议。阿娇决定一试。妈妈当过几个邻居小孩的保姆,自己常常帮忙,应该不是难事。

  面试时,女主人张太太告诉她,双胞胎女儿小真和小雅刚满周岁,自己想回公司覆职。但因为从事网络工程工作的关系,有时需要上晚班支援国外的客户。
  张先生是做保险业务的,工作比较有弹性,但是一个男人要照顾两个小孩,又要煮饭,可能无法兼顾。所以她想找个保姆,每天到家里帮忙几小时,帮忙做一下晚餐,帮小孩喂饭丶洗澡,只要固定让他们七点半以前上床,工作就算完成,
  张太太看她对答如流,又是东大的学生,自己急着找人,决定先试用再说。
  于是阿娇每天下课后,坐公车赶过去,帮忙带孩子,准备煮饭时张先生也会帮忙。

  八点多回到宿舍还可以读书、做功课,一切顺利。张太太看阿娇手脚伶俐,很是满意。她告诉阿娇明天她必须出差到美国东岸一星期,参加研究会议,她不在期间,张先生会请假在家带孩子,但仍得请阿娇多帮忙一下,她会按工作时数付费。

  阿娇同意了。

  张太太出差后的第一天,她下课后过来,张先生一见到她,如释重负,把双胞胎交绐她后,就说他筋疲力尽,要出门透透气。阿娇陪小朋友玩了一阵,一个人做了简单的晚餐。但张先生一直没回来,打行动电话却直接转入留言信箱。她好不容易打点好一切,小孩子睡了,却不能离开。只好在沙发上休息一下,等张先生回来。等着等着因为太累,阿娇睡着了。

  张先生在外面喝了点酒才回到家。一直以来,他并不喜欢孩子,结婚之后是老婆硬要生,双胞胎出世之后,生活全部乱了调。孩子是很可爱,但是哭闹的时候,真的是折腾死人。他那份微薄的薪水只能靠业积分红利补贴,老婆在国际公司担任网路工程师,薪资优厚,所以这个家的一切全都是由老婆做主。

  他醉醺醺的开了门,就看到一幅海棠春睡的画面,。阿娇躺在沙发上,斜肩的T恤显露出她美丽的肩膀,呼吸时那对浑圆高挺的玉峰颤动着,肚脐微微露出,那短裙之下丰满的大腿,实在太诱惑人。张先生居高临下俯视着这春光,忍不住动手把她的裙子撩开一些,轻轻摸进阿娇两腿的深处……她的皮肤又细又滑,私处那么柔嫩……

  阿娇睡得很熟,于是那双魔手接着把她的三角裤扯下一些,露出她浓密的耻毛,他把头靠近嗅着舔着,年轻少女味道就是不一様,他有点欲罢不能……平常看着阿娇低头准备晚餐或洗碗盘的时候,他总是假意帮忙,其实是为了趁机从她的领口往内偷窥她胸罩高高托起的酥胸,圆润丰满的形状,让他心痒难耐。他小心翼翼地不要吵醒她,用一只手偷偷地摸索那滑腻细软的纤柔腰身,慢慢往上摩挲她的乳沟,轻轻柔揑那玉乳,忍不住呻吟一声,那么饱满有弹性,真舍不得释手……他把另一只手伸入自己裤档内开始自渎……真希望这一刻永远停留……
  因为实在太刺激了,快泄出时,他太兴奋,忍不住把手指伸进胸罩,拉扯乳尖的力道大了些,把阿娇给弄醒了。

  阿娇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来,发现酒醉的张先生站在她的身边,两眼充满血丝,衣衫有些凌乱。他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,遮住自己的裤档,说:「对不起,林小姐。我太晚回家,你可以回去了。」她觉得有些不对劲,为什么她的裙子被掀开了一些,内裤也没穿好?她又惊又疑,但是身体没有什么异样,不想多说,就匆匆赶回女生宿舍去。

  第三章:欲望

  次日,阿娇下课后,她有些犹豫该不该继续张家的保姆工作。想想,大不了告诉学长她不去看歌剧,就不用担心没有钱买衣服的事。她决定打给学长:
  「志明学长,我是春娇,你好吗?」

  「学妹……嗯……」

  「学长,你声音怪怪的,身体不舒服吗?」

  「嗯……一直癹烧……头好痛,没去上课……」

  「喔,那……你的室友呢?」

  「不知道……好像是登山社活动,这几天都不在……」

  「那么,我马上过来。」

  春娇冲到学外的药房买了退烧药、头痛药,又买了些清粥小莱,跑到男生宿舍,志明看她跑得全身是汗,还带了食物和药过来,东大校园这么大,这来回可能走上一个半钟,他很感动……因为太虚弱,他又躺回床上。春娇喂他吃粥、服药,不停地灌他喝水,又扶他走去洗手间上厕所。阿娇用毛巾帮他稍微擦擦脸,服侍他回房躺下。但是他不停的冒冷汗,上衣湿透了,阿娇只有去端盆热水回来,帮他擦澡后换上乾净的T恤。他弄湿了好几件衣服,阿娇不停地帮他擦汗丶换衣服,他喊头痛,她帮他按摩,舒缓一下,折腾了整个晚上。

  清晨天未亮,志明醒来,发现高烧已退,神清气爽多了。看到阿娇趴在床边的书桌上睡觉,想起她殷勤的照顾,十今感动,不禁爱怜地摸摸她的头。她醒了,马上到床辺用手探探他额头和脸颊,问:

  「学长,烧退了,觉得好多了吗?昨晚你没吃多少晚餐,现在几点了,我是不是先去帮你买早餐?」

  志明看着她,头发乱七八糟,一副很疲倦的样子,但这样全心全意地照顾她,把他的心俘虏了。从小到大,他的一切都是佣人打理的。爸爸还在世时,他跟妈妈两个人都在打拼事业无暇理会他。爸爸过世之后,妈妈把哀痛化为力量,完全忽略自己的孩子,只投身于事业中。志明在这样的孤独的童年中长大,造成他独立自主,孤僻冷漠的性格。不知不觉中,他继承了妈妈的顽强与独裁,过分投入自己的功课,做任何事都要求到达十二分完美地步。

  他很感激阿娇照顾他一整夜,心疼她不舒服地趴在桌上睡,于是一把拉到他床上,紧紧地把她搂在怀中:「阿娇,真的辛苦你了……」

  阿娇觉得有些羞涩,孤男寡女躺在同一张床上,这暗示着什么……但她是那么地喜欢学长,没有办法拒绝,于是她顺从地把头枕在他肩上。志明可以感受到她饱满的胸部,顶在他胸膛上,就好像记忆型床垫般柔软又有弹力……他觉得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,再也按捺不住,一边吻着阿娇,一边用手去触摸她的酥胸,她轻唔了一声,没反抗……那双峰是这样水嫩诱人,他忍不任就把手伸入她的上衣里去,笨拙地解开她的胸罩,揉搓把玩她的乳房。阿娇内心充满了颤抖,不知道是快乐还是期盼,是害怕还是渴望,那生理的欲望被完全挑起,当他进一步把阿娇的牛仔裤及内裤脱下后,她的下身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。

  他用手抚摸她的私处,不停地逗弄她……阿娇忍不住发出让自己脸红心跳的娇喘呻吟,身体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,双腿被志明分张得好开,志明眼睁睁看着这样性感的裸体躺在自己面前,那浓密的耻毛和娇嫩的蜜穴……不禁性欲高涨,扯下自己的睡裤就压在她身上……急急地把肉棒插入……

  可惜的是,志明的那话儿就和他的人一样,斯文细致,中看不中用。顶进阿娇丰乳翘臀的女体里,干不到底。他在蜜穴进进岀出时,她其实一点感觉也没有。
  志明三两下就解决了,躺在她身边沈沈睡去。

  整亇过程来得快去得快,单纯的阿娇,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。从小到下,从父母那里,得不到任何有关性方面的教育,彷佛提到这个字眼、甚至脑子里想到这些,都是肮脏的,不洁的。但刚才他是那么的温柔,那么渴望她的身体,整件事就自然而然的发生。她深爱志明,只想和他结合为一,虽然肉体上没有太大的欢愉,但她内心感受到的无尽的温馨和欢乐,从来没有过……她深情的望着志明,辗转反侧了好一阵子才睡着。

  第二天俩人睡醒后,就各自去上课,阿娇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开,整堂中国通史的课,她一个字也听不进去,脑海里尽是那柔情蜜意。下课后,匆匆赶去张家工作。她想,月底如果真要和志明家人和朋友去看歌剧,总不能穿着的太随便,让他丢脸。张太太出差仍然未回来,张先生则作贼心虚,不敢责问阿娇昨天无故缺席的原因。阿娇尽快地把家事做完,两个小孩哄睡之后就要走,张先生拉住她,解释:

  「阿娇,你在不高兴我吗?」

  「我……没有……」

  「阿娇,前天我喝醉了,你躺在沙发上睡,裙子都撩上来了,我忍不住望了一下,只是想找件衣服帮你遮一遮,没别的恶意请你相信我。」

  阿娇脸红起来,难道那是自己的幻觉?那天晚上她明明感到有只手在她的胸前搓揉着。

  「阿娇,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,就觉得很喜欢你。你来工作的时候就是我最快乐的时光,你帮我们把家整理的很好,两个宝宝照顾的无微不至。我知道你又上课又带孩子很辛苦,我可以另外加钱给你。」

  阿娇有一些感动,也许是自己误会了张先生。他居然主动要帮自己加薪。
  「张先生,谢谢。昨天男朋友生病,所以没法过来,很对不起。」

  「没事,没事。昨天我一个人陪双胞胎一整天,真是累坏了。带孩子的工作的确不容易,明天晚上换我做一顿好吃的晚餐请你,顺便结算一下这个月的薪水。」
  阿娇向张先生道谢之后就离开了。回宿舍的路上,她打给志明。志明说他临时有事已经在回台北的路上,阿娇有些不高兴,质问他为什么提早回去台北,也没有先告诉她一声。

  「阿娇,不要无理取闹了。我明天车得进厂维修,等你周末回台北后,再联络就好了。」

  「学长,我们一直都是一起回台北的,你怎么能够这样不管我,而且昨天,昨天……」阿娇有些委屈,哪有人的男朋友会一声不响单独行动。

  「好了,行动电话不要讲那么久,我得专心开车。没什么事我先挂电话了。」
  志明并不喜欢黏人的女孩子,他向来自由自在惯了。

  「学长你……你……」

  阿娇还想解释,但志眀已经先将手机挂断了。她有点受不了这样的打击,昨天晚上两个人不是还在床上情意绵绵,他怎么能对她说话这么冷酷无情。她把自己的身心都献给了他,可是志明连一句「我爱你」都没有说,还这样避开她,真令人太失望了!她流着眼泪走回宿舍,心里的痛苦无人可以倾诉。

  第四章:诱惑

  阿娇实在不明瞭志明为什么忽冷忽热。但无论怎么难过,日子还是得过下去。
  她无精打采地上完课,照旧赶到张家去打工。一进门,就看到张先生在厨房忙着做饭,小真和小雅在客厅的地上玩。

  「张先生,我可以帮忙准备晚餐。」

  「不,你忘了。今天我做好吃的请你。你先帮忙照顾孩子们。」

  阿娇看张先生手忙脚乱的样子,不禁笑了出来。但他坚持要自己做晚饭,所以阿娇就喂了孩子,帮忙洗澡后,放些摇篮曲,哄她们睡。走出房间之后,张先生已经开了红酒,准备好烛光晚餐,桌面上放了些漂亮的鲜花做用餐的点缀。今晚做的是西歺,有开胃菜,沙拉,罗宋汤和牛排。

  晚餐味道并不是很好,牛排也凉了,但是这是张先生的一番心意,让心情原本不好的阿娇有些感动。两人说说笑笑地吃完晚餐后。张先生拿出一包信封,那是阿娇这个月的薪水;接着又拿出一个纸袋,是送给阿娇的礼物。

  阿娇有些讶异,打??纸袋后,发现是一件仿玛丽莲梦露低胸梆带的白色洋装,她很高兴,但是不明白张先生为什么会买衣服送她。

  「阿娇,我知道你告诉我老婆,当保姆是为了想买件漂亮衣服,今天带孩子出去时,看见橱窗里的这件洋装,不禁想起了你。算是谢谢你这几天的辛劳……
  可别告诉我老婆我买这送你,免得她误会。「

  「张先生,真的谢谢你。但是这礼物会不会太贵重,我不敢收。」

  「你不要太见外了。是不是先把衣服换上,看看合不合身?」

  阿娇满心欢喜的换上衣服,因为是低胸露背的洋装,她不得不先把胸罩拿掉。
  她在洗手间里面的镜子看到自己起来真的不一样。这时,张先生在洗手间外面说:

  「阿娇,觉得满意吗?我能不能欣赏你新衣服的样子。」

  阿娇有些犹豫,这是她第一次穿低胸的礼服,加上又没有穿胸罩,有些怪怪的。但是这件衣服是张先生送的,总是得让他瞧一瞧。于是她打开门走出来。张先生看到她美好的身材,在这件白色洋装下显露无疑。不禁心生动摇,有些按耐不住。他一面称赞阿娇的美丽,说她穿上这身衣服再适合也不过了,一面改放浪漫的音乐,要教她教跳舞。

  阿娇被张先生大灌迷汤,不知不觉陶醉其中,让他搂着腰身跳慢舞。张先生不断在她耳边轻声细语,诉说自己对她的爱慕。一只手把她的腰身搂的越来越近。
  阿娇那丰满的乳房挤压着他的胸膛,他忍不住把手伸进她裸露的背部,进而有意无意的摩擦她侧面露出的半球,不知道是因为酒精作祟,还是张先生挑逗的技巧太高明。女孩子家的虚荣心,让她有些放松自己的戒备。她嘴巴说着不要这样,却没有用力推开张先生。于是他变本加厉,把嘴贴上她白皙细致的玉颈吸吮,而他的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,把手掌伸到她的臀部慢慢抚摸划,勃起的下半身则紧紧的贴在阿娇身上蠕动……阿娇有些迷惑,他的这些行为竟然让自己兴奋起来,一股热流传到自己的下身,她觉得蜜穴紧缩,甚至有些痛……

  他抚弄着阿娇的头发,想尽办法要再进一步,他等了这么久,终于可以趁老婆出差时一亲芳泽,绝不能错过这良机……他的手沿发丝慢慢地由发根滑向发梢,轻柔地抚弄。他是那么的温柔,阿娇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新奇的满足感,开始春心荡漾……,她说了几次不要……但他一次次强行上下爱抚她全身,到后来甚至渐渐松开阿娇的洋装,把她按倒在地毯上后玉颈吻到了乳尖,阿娇羞红了脸,不禁闭上了眼睛……随着这一步步的被侵犯,她竟然莫名其妙地期待他的占有……当他再往下把裙子撩开,把头伸到她两腿中间开始用舌尖挑逗她时,阿妎全身像触了电一样的颤抖不已,之前觉得痛,现在则想要……她开始呻吟起来…
  …张先生贪婪的舔着她那早已被淫水湿润的蜜穴,看来,她已经完全在自己掌握之中,他知道是干她的时候了……

  「张先生,不……不行……不要……」阿娇看到他掏出那巨大的肉棒,想反悔。

  「我不会进去的,只想让你开心。」他把肉棒顶在蜜穴外摩擦着……

  「不行,我男朋友……啊……」阿娇想推开他,但使不上力,他把肉棒移到她的阴蒂敏感带……

  「他能像我一样让你这么享受吗?让我帮你,我不会强迫你做……」张先生不肯放弃,在洞口轻插着……让肉棒插入一些……

  「他……没有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」阿娇被他老练的技巧攻势下,不由自主微微张开了她紧闭的大腿……

  「不要?不要停是吧?」他的巨棒慢慢地没入一些,双手不停搓揉那丰满的双乳和翘立硬挺的乳尖,那么弹性丰满,阿娇被摸的有些不和所措,开始呼吸急促,于是他再也忍不住,一下子用力插入……

  「啊~啊~你……你说好不进来的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给我插一下,一下就好了……」

  「不行……你不可以……啊~」

  「阿娇,对不起,你真的是太诱人了,我一点没办法控制我自己,我爱你…
  …「

  阿娇被这样的热烈的情绪感动了,他粗大的肉棒顶的她又痛又舒服……她觉得对不起志明,心中多少涌起一阵阵的不安,那种罪恶感交织着奇异的快乐,她有些迷惘……不明白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和有妇之夫偷情,是为了赌气,还是为了那性爱的诱惑?……张先生结实高壮的身体重重压在她身上,那根肉棒顶到她的最深处花心,她忍不住地发出满足的娇喘,甚至开始迎合他的猛烈的抽插……那种酥麻的快感,让她消魂蚀骨,原先的低声喘息变成了放荡的呻吟……她的身躯则跟随着抽插的节奏一下一下地给推动着,丰満的乳房随着那抽动而颤动着……
  她已经陷入性欲沉沦的深渊,再也回不去从前了……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       [不倫系列]-擋不住的誘惑-色戒原創

              **************

  第一章:相遇

  星期五下午,東海大學建築學課程結束後,志明一走出教室,又看見学妹春娇在不遠處的大樹下等他。他嘆了口氣,無奈地走向她。其實,志明並不是不知道春娇對他的情意,但是她那死纏爛打的招數,真讓他有些招架不住。

  他们是在迎新晚会上认识的。東海大學的传统,是由大二学生举办晚会,欢迎新生。志明到会场的时候,舞会已经开始。一對對男女在舞池里跳舞。只有一个戴眼鏡女孩,低著頭坐在角落,似乎有点落寞。志明对这种舞会没有太大兴趣,只想露一露脸就回宿舍去。這個女孩應該是大一新生,独自做牆角壁花,也怪可怜的。所以他就走向前去搭讪一下。等他自我介绍之后,那女孩露齒一笑,嗲聲回答:「如果你是志明,那我就是你的春嬌。」

  志明愣了一下。他是知道有一部电影叫「志明与春娇」,但这女孩这样回答,是不是有些太露骨了?他初中和高中唸的都是男校,妈妈的管教十分严格,所以没有接触女孩子的經驗。学校裏是有不少女同学,但自己念建筑系,课业繁重,并没有花心思在认识异性这方面。說實話,他剛才走過來時,已抱著必死的決心,一個被冷落的女孩,能長得多好看,應該是太醜沒人要吧?不料仔細一看,她的長相得還算过得去,大一新生的她,未脱稚气,稍稍有一些婴儿肥。脸上挂着一副黑框眼镜,皮膚吹彈可破,白裏透紅. 稱不上美麗,只能說是可愛。及肩的頭髮微微卷曲,連身小碎花洋裝,看起來像是廉價地攤貨。全身唯一吸引人的地方,就是她胸前两个浑圆饱满的乳房,讓人不禁連想到最近爆紅的童顏巨乳女星-郭書瑤。

  除了胸部誘人之外,他對這女孩子并没有特別的好感,只想禮貌地敷衍一下就走人。但不论他聊什麼話題,她都笑的花枝亂顫,十分給面子,加上她胸前那圓球微微抖動時,只要是男人,眼神應該都無法離開. 所以不由自主地留下來陪她聊了好一會兒。而且后来他才知道,她剛才不是開玩笑,她的名字真的叫春娇。两个人对这样的巧合,觉得很有趣。

  志明向來生活嚴??,孤獨慣了,他並不喜歡與人羣接觸的場合。纷纷扰扰的人群,只会让他觉得心烦意乱而已。聊了一段落,他想離開. 春娇說:「學長,我家住台北,對台中不熟,不知道那裏有好吃的歺庁,我們去吃點宵夜好嗎?我請客。」

  他想了想,也好,肚子也餓了。他有車,所以載她到台中夜市去。志明找了一家坐位舒服的小店,询问了春娇想点些什么吃的,就抢先到柜台,点餐結帳。
  春娇很感动学长这样体贴,他回到座位后,春娇问:「学长,你叫什么?」
  「嗯?我叫王志明。」

  「哎哟,学長,人家是问你叫了什么吃的。我当然知道你叫志明,因为我是你的春娇啊!」

  春娇为了这件好笑的事,笑得快岔了气,豐滿胸部又開始微微顫動著,加上她那娇滴滴的嗲聲,惹來了隔壁几桌男人的艳羡目光。志明有些尴尬,想轉頭避開那些人的訕笑,卻看见远处的几个大四学长,不約而同都向他比了比出「讚」的手势,似乎在祝賀他的艳福不浅。

  那天晚上回到宿舍,他竟然夢見她那兩個奶子在他身子上下不停磨蹭着,還晃動在他臉頬旁,在夢中,他任由那裸体壓住自己,親吻自己全身,好不惬意…
  至於春娇,她对志明学長可以说是一见钟情。迎新舞会上落单,觉得很沒面子。好歹自己也长得不差,偏偏没有男孩子邀她跳舞。自己難堪極了,快要撐不下去了,还好志明学長的出现,化解了她的尴尬。她很感激学长的解救,宵夜之後互相留下手机號碼,説好再聯络。後來倆人約出來看了幾次電影,相談甚歡,她很崇拜他的一切,唸的是建築,但天文地理、藝術文學都能懂,很聰明的一個男孩子。於是不知不觉中,春娇把自己的一颗心都悬在他身上,总是藉故找機會在校园里碰到他。

  這天她在教室外等他下課,想詢問是否能搭他便車回台北。

  她对志明的行程瞭若指掌。知道他星期五最後一堂下课後,就会开着他的宝马跑车,赶回台北。他并不喜欢台中的生活,那只是他念书的地方,他的家丶还有他其他的一切,包括要好的朋友,喜欢的活动,都在台北。

  她准备了水果和零食,怕学长开车累,所以一路上陪他聊天,又餵他吃东西。志明有点洁癖,不太喜欢有人在他心愛的宝马车里吃东西,但看阿娇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,不忍心拒绝她。从台中开到台北两个半小时就到了,那时已经接近晚饭的时机,所以阿娇提议,要请志明吃飯。志明的行动电话突然响起,他车上有免持听筒的无线蓝牙设备,接起來後:「媽,什麼事?」

  「志明,到台北了吗?」

  志明还来不及回答,阿娇居然搶著接话說:「伯母你好,我是林春娇,学长跟我现在刚到台北,正要去吃晚饭。」

  「你好,林小姐是吧。外面的餐館比不上自家的料理好,如果方便的話,要志明载你到我們家吃晚饭吧,伯母会叫佣人多做两个菜。」

  「谢谢伯母邀请,好,等一下見。」

  志明张口结舌,阿娇也未免太过主动些,自己忙着开车看路,还没跟妈妈讲上话,她居然就自作主张的答应到他家晚餐。他心里有些不甘不願,但是看阿娇雀躍的样子,又不忍泼她冷水……到了陽明山的豪華別墅,阿娇才知道学長家有多富有,不禁吐了吐舌頭. 原來志明父親是個有名氣建築師,這是他在世時早期作品其中之一。別墅共有八層樓,有三層位於半地下,用來儲物、佣人住宿。另五層在地上,樓層間小電梯和巨大中央樓梯相連,別墅三面牆壁都是落地玻璃窗,毗鄰陽明山國家公園,俯瞰公園內的美麗景緻. 頂樓是庭院造景,太陽能溫水游泳池、按摩池丶還有假山,人工瀑布。林伯母已經要佣人在泳池旁設好餐桌,三個人在浪漫的星光、美麗的夜景裏吃晚餐。

  一頓飯吃下來,阿娇有些不自在,她的世界和志明比起來真是天差地。
  志明的身家背景並不普通。父親過世的早,志明母親獨立扶持建築事務所,她是個非常成功的女企業家,把事務所經營得有聲有色,甚至發展到工程丶太陽能丶健身器材、網路等等頜域,創出多元化的事業. 最近的新企劃,是在台北市中心地區,以新穎的設計概念〝城市之樹〞為發想,設計出一楝猶如一棵大樹形狀的豪華大樓,聳立城市中。搭配中國太極蓄勢旋轉,每層的住戶都有垂直在外牆上的空中花園. 建成之後,將會成為台灣突破傳統的地標。阿娇很佩服伯母的成就,這樣成功的女強人,親切有禮,閒話家常。但她很緊張,覺得自己真是太渺小。自已唸的是中文系,懂的只是詩詞歌賦. 這些藝術設計、行銷管理方面的話題她不甚了解。

  好不容易熬到吃完这顿饭,伯母要志明送阿娇回家。趁她去洗手间的时候,志明的媽媽問:「志明,你知道媽不會插手限制你交什麼朋友,但是你畢業當完兵後,得先去美国留學,將來你是要接手我們家的企業的,交朋友得多注意些,如果門不當戶不對…」

  「好了,媽!交朋友不需要看有錢沒錢,因為到目前為止我交的朋友都沒有我們家有錢,好嗎?妳不要老是對其他人有偏見!」

  志明的媽媽被他搶白一陣,知道兒子自我意识比较强烈,如果硬要让他服从,很容易让他产生心理抗拒,説不定造成反效果。她決定換個方式,採用逆向心理戰術.

  「志明,你誤會媽了,我蠻喜歡林小姐的,想邀她下個月底一起看歌劇。」
  這時,阿娇走過來,準備穿鞋回家。「林小姐,下個月底國家劇院廳上演"歌劇魅影",伯母訂好了貴賓區包箱位置,妳讓志明帶妳來,伯母請了些生意上的朋友,大家一齊欣賞演出。」

  阿娇有些訝異,歌劇院丶貴賓區,这应该是隆重的场合吧!有些擔心自己能不能應付。但是她不想违背伯母的好意,于是顺从地说。「是。謝謝伯母。」
  志明翻了翻白眼,他和學妹沒有到男女朋友的地步,不知道媽媽在打什麼主意,他喜欢看歌剧,但没兴趣和那些生意上的人周旋……也罷,說不定到時候學校忙,或者阿嬌忘記這事,就可以逃過一劫。

  阿娇回家之後,覺得心情交錯复杂。高兴的是志明的妈妈竟然要约她一起看歌剧,担心的是自己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,要怎么参加这种高级的场合。大学开学之前,她当家教赚了一些钱,但那都用在学费上頭了。爸妈是清洁工人,她不能伸手向爸妈拿錢. 于是她决定自己另外在台中找兼职,赚些零用钱,那天得把自己打扮一下,不能像今天穿得這樣隨便。

  第二章:試工

  打定主意要自己賺錢后,阿娇开始疯狂地上网找寻打工机会。她尝试到家教中心登记,但他们要求理工科或者是英语系。也試試找了一些公司行号的工读生工作,但薪资不高,工作时数又太长,占用上课的时间。

  在網上她看到市區一間咖啡廳徵吧台侍應工作,限十八歲以上女性,時間彈性,薪水必須面議. 於是下課後急忙過去。這是間位於二樓及三樓的咖啡屋,入口並不顯眼,狹小的樓梯間佈置的很特別,兩面牆都是鏡子,優雅的燈光引導人一步步往上。到了二樓後,她向服務生表明來意,就被請到角落的包箱坐下。這個時間似乎沒有什麼客人,她看看四周的佈置,十分古典精緻,店主應該是個文人雅士。

  等了一會兒,店主過來打招呼,他大約三、四十歲,風度翩翩。看完阿娇的簡歷後,他解釋,這是他開的咖啡廳,最近把三樓改成酒吧,希望多找一位吧台人手。

  「我仍是學生,只能下課後過來,廣告上寫的彈性上班,是真的嗎?」
  「是,如果有合適的人選,時間不是問題. 但是,我得先把一些店裹的規定先說明一下…」店主說到這兒,開始有些吞吞吐吐,他嚥了嚥口水,說:「因為餐飲行業競爭激烈,必須想些新奌子,所以,在吧台工作的員工,要穿公司的低領T恤,裏面不能穿胸罩…」

  「什麼?」

  「對不起,請不要把我想成是變態,我也不想逼迫員工做這種事,但是自從用了這個奌子後,酒吧生意上升十倍,我沒辦法…」店主的臉都脹紅了。

  阿娇有些害怕,藉要考慮一下,就想離開. 店主說:「沒問題,妳好好考慮,我們店裏福利不錯,大部分的客源都是外商人士,不會動手動腳,只需稍微露一下胸部,讓一些男客飽飽眼福,就可以賺基本的時薪和可觀的小費,對学生來說,這樣的工作又輕鬆又賺錢…」

  阿娇再也聽不下去了…這還算正當行業嗎?有奌像是在賣身。於是謝謝他的面試後,落荒而逃了。

  找工作的過程不順利,就在阿娇快放棄的時候,突然在網上发现一个徴求保姆的工作,照顾一对双胞胎,供晚餐,細節面议。阿娇决定一試。妈妈當過几個邻居小孩的保姆,自己常常帮忙,应该不是难事。

  面试时,女主人張太太告诉她,双胞胎女兒小真和小雅剛滿週歲,自己想回公司覆職。但因为从事網絡工程工作的关系,有时需要上晚班支援國外的客戶。張先生是做保险业务的,工作比较有弹性,但是一个男人要照顾两个小孩,又要煮飯,可能无法兼顾。所以她想找个保姆,每天到家里帮忙几小时,帮忙做一下晚餐,帮小孩餵飯丶洗澡,只要固定让他们七点半以前上床,工作就算完成,
  張太太看她对答如流,又是东大的学生,自己急着找人,决定先试用再說.于是阿娇每天下课后,坐公车赶过去,帮忙带孩子,準備煮饭時張先生也會幫忙。八點多回到宿舍還可以讀書、做功課,一切順利。張太太看阿娇手腳伶俐,很是滿意。她告訴阿娇明天她必須出差到美國東岸一星期,參加研究會議,她不在期間,張先生會請假在家帶孩子,但仍得請阿娇多幫忙一下,她會按工作時數付費. 阿娇同意了。

  張太太出差後的第一天,她下課後過來,張先生一見到她,如釋重負,把双胞胎交紿她後,就說他筋疲力盡,要出門透透氣。阿娇陪小朋友玩了一陣,一個人做了簡單的晚餐。但張先生一直沒回來,打行動電話卻直接轉入留言信箱。她好不容易打點好一切,小孩子睡了,却不能离开。只好在沙发上休息一下,等张先生回来。等着等着因为太累,阿娇睡着了。

  张先生在外面喝了点酒才回到家。一直以來,他并不喜欢孩子,结婚之后是老婆硬要生,双胞胎出世之后,生活全部乱了調. 孩子是很可爱,但是哭闹的时候,真的是折腾死人。他那份微薄的薪水只能靠業積分紅利補貼,老婆在國際公司擔任網路工程師,薪資優厚,所以这个家的一切全都是由老婆做主。

  他醉醺醺的开了門,就看到一幅海棠春睡的畫面,。阿娇躺在沙发上,斜肩的T恤显露出她美丽的肩膀,呼吸時那对浑圆高挺的玉峰顫動著,肚臍微微露出,那短裙之下丰满的大腿,实在太诱惑人。张先生居高临下俯视着這春光,忍不住動手把她的裙子撩開一些,轻轻摸進阿娇两腿的深處…她的皮肤又细又滑,私处那么柔嫩…

  阿娇睡得很熟,於是那双魔手接著把她的三角裤扯下一些,露出她濃密的恥毛,他把頭靠近嗅著舔著,年轻少女味道就是不一様,他有点欲罢不能…平常看着阿娇低頭准备晚餐或洗碗盤的時候,他總是假意幫忙,其實是為了趁机從她的領口往內偷窥她胸罩高高托起的酥胸,圓潤豐滿的形狀,让他心痒难耐。他小心翼翼地不要吵醒她,用一隻手偷偷地摸索那滑腻细软的纤柔腰身,慢慢往上摩挲她的乳溝,輕輕柔揑那玉乳,忍不住呻吟一聲,那麼飽滿有彈性,真捨不得释手…他把另一隻手伸入自己褲檔內開始自瀆…真希望這一刻永遠停留…

  因为实在太刺激了,快洩出時,他太興奮,忍不住把手指伸進胸罩,拉扯乳尖的力道大了些,把阿娇给弄醒了。

  阿娇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来,发现酒醉的張先生站在她的身边,两眼充满血丝,衣衫有些凌亂. 他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,遮住自己的褲檔,說:「對不起,林小姐。我太晚回家,你可以回去了。」她覺得有些不對勁,為什麼她的裙子被掀开了一些,內褲也沒穿好?她又驚又疑,但是身體沒有什麼異樣,不想多說,就匆匆趕回女生宿舍去。

  第三章:慾望

  次日,阿娇下課後,她有些猶豫該不該繼續張家的保姆工作。想想,大不了告訴学長她不去看歌劇,就不用擔心沒有錢買衣服的事。她決定打給學長:
  「志明学長,我是春娇,你好嗎?」

  「学妹…嗯…」

  「学長,你聲音怪怪的,身體不舒服嗎?」

  「嗯…一直癹燒…頭好痛,沒去上課…」

  「喔,那…你的室友呢?」

  「不知道…好像是登山社活動,這几天都不在…」

  「那麼,我馬上過來。」

  春娇衝到學外的藥房買了退燒藥、頭痛藥,又買了些清粥小莱,跑到男生宿舍,志明看她跑得全身是汗,還帶了食物和藥過來,東大校園這麼大,這來回可能走上一個半鐘,他很感動…因為太虛弱,他又躺回床上。春娇餵他吃粥、服药,不停地灌他喝水,又扶他走去洗手間上廁所。阿娇用毛巾帮他稍微擦擦臉,服侍他回房躺下。但是他不停的冒冷汗,上衣濕透了,阿娇只有去端盆熱水回來,帮他擦澡後換上乾淨的T恤。他弄濕了好几件衣服,阿娇不停地幫他擦汗丶換衣服,他喊頭痛,她幫他按摩,舒緩一下,折腾了整个晚上。

  清晨天未亮,志明醒來,發現高燒已退,神清氣爽多了。看到阿娇趴在床邊的書桌上睡覺,想起她殷勤的照顧,十今感動,不禁愛憐地摸摸她的頭. 她醒了,馬上到床辺用手探探他額頭和臉頰,問:

  「学長,燒退了,覺得好多了嗎?昨晚你沒吃多少晚餐,現在幾點了,我是不是先去幫你買早餐?」

  志明看著她,头发乱七八糟,一副很疲倦的样子,但這樣全心全意地照顾她,把他的心俘虜了。从小到大,他的一切都是佣人打理的。爸爸还在世时,他跟妈妈两个人都在打拼事业無暇理會他。爸爸过世之后,妈妈把哀痛化为力量,完全忽略自己的孩子,只投身于事业中。志明在这样的孤独的童年中长大,造成他独立自主,孤僻冷漠的性格。不知不觉中,他继承了妈妈的頑強與独裁,过分投入自己的功课,做任何事都要求到达十二分完美地步。

  他很感激阿娇照顧他一整夜,心疼她不舒服地趴在桌上睡,於是一把拉到他床上,紧紧地把她摟在懷中:「阿娇,真的辛苦妳了…」

  阿娇觉得有些羞涩,孤男寡女躺在同一張床上,這暗示著什麼…但她是那么地喜欢學長,没有辦法拒绝,於是她順從地把头枕在他肩上。志明可以感受到她饱满的胸部,顶在他胸膛上,就好像記憶型床墊般柔軟又有彈力…他觉得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,再也按捺不住,一边吻著阿娇,一边用手去触摸她的酥胸,她輕唔了一聲,沒反抗…那双峰是這樣水嫩誘人,他忍不任就把手伸入她的上衣裏去,笨拙地解開她的胸罩,揉搓把玩她的乳房。阿娇内心充满了颤抖,不知道是快乐还是期盼,是害怕还是渴望,那生理的欲望被完全挑起,当他進一步把阿娇的牛仔褲及內褲脫下後,她的下身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。

  他用手抚摸她的私處,不停地逗弄她…阿娇忍不住发出让自己脸红心跳的娇喘呻吟,身体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,双腿被志明分张得好开,志明眼睜睜看著這樣性感的裸體躺在自己面前,那濃密的恥毛和嬌嫩的蜜穴…不禁性慾高漲,扯下自己的睡褲就壓在她身上…急急地把肉棒插入…

  可惜的是,志明的那話兒就和他的人一樣,斯文細緻,中看不中用。頂進阿娇豐乳翘臀的女體裏,幹不到底。他在蜜穴進進岀出時,她其實一點感覺也沒有。志明三兩下就解決了,躺在她身邊沈沈睡去。

  整亇过程来得快去得快,单纯的阿娇,并不觉得有什么問題. 從小到下,從父母那里,得不到任何有关性方面的教育,彷佛提到这个字眼、甚至脑子里想到这些,都是肮脏的,不洁的。但剛才他是那麽的溫柔,那麼渴望她的身體,整件事就自然而然的發生。她深爱志明,只想和他结合为一,雖然肉體上沒有太大的歡愉,但她內心感受到的无尽的温馨和欢乐,從來沒有過…她深情的望著志明,辗转反侧了好一阵子才睡着。

  第二天倆人睡醒後,就各自去上課,阿娇有些依依不捨的離開,整堂中国通史的課,她一個字也聽不進去,腦海裏盡是那柔情蜜意。下課後,匆匆趕去張家工作。她想,月底如果真要和志明家人和朋友去看歌劇,總不能穿著的太隨便,讓他丟臉。張太太出差仍然未回來,張先生則作賊心虛,不敢責問阿娇昨天無故缺席的原因。阿娇儘快地把家事做完,兩個小孩哄睡之後就要走,張先生拉住她,解釋:

  「阿娇,妳在不高興我嗎?」

  「我…沒有…」

  「阿娇,前天我喝醉了,妳躺在沙發上睡,裙子都撩上來了,我忍不住望了一下,只是想找件衣服幫妳遮一遮,沒別的惡意請妳相信我。」

  阿娇臉紅起來,難道那是自己的幻觉?那天晚上她明明感到有隻手在她的胸前搓揉着。

  「阿娇,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,就觉得很喜歡妳。你来工作的时候就是我最快乐的时光,妳幫我們把家整理的很好,兩個寶寶照顧的無微不至。我知道妳又上課又帶孩子很辛苦,我可以另外加錢給妳。」

  阿娇有一些感动,也许是自己误会了张先生。他居然主动要帮自己加薪。
  「張先生,謝謝. 昨天男朋友生病,所以沒法過來,很對不起。」

  「没事,没事。昨天我一个人陪双胞胎一整天,真是累坏了。带孩子的工作的确不容易,明天晚上換我做一顿好吃的晚餐請妳,顺便结算一下这个月的薪水。」
  阿娇向张先生道谢之后就离开了。回宿舍的路上,她打给志明。志明说他临时有事已經在回台北的路上,阿娇有些不高兴,質問他为什么提早回去台北,也没有先告诉她一声。

  「阿娇,不要无理取闹了。我明天車得進廠維修,等你週末回台北后,再聯絡就好了。」

  「学长,我们一直都是一起回台北的,你怎么能够这样不管我,而且昨天,昨天…」阿娇有些委屈,哪有人的男朋友會一聲不響單獨行動。

  「好了,行动电话不要讲那么久,我得專心開車。沒什麼事我先掛电话了。」志明並不喜歡黏人的女孩子,他向來自由自在慣了。

  「学長你…你…」

  阿娇還想解釋,但志眀已經先將手机掛斷了。她有点受不了这样的打击,昨天晚上两个人不是还在床上情意绵绵,他怎么能对她说话这么冷酷無情。她把自己的身心都獻给了他,可是志明连一句「我爱你」都没有說,還這樣避開她,真令人太失望了!她流著眼淚走回宿舍,心裏的痛苦無人可以傾訴.

  第四章:誘惑

  阿娇實在不明瞭志明為什麼忽冷忽熱。但无论怎么难过,日子还是得过下去。她无精打采地上完课,照舊赶到张家去打工。一进门,就看到张先生在厨房忙著做飯,小真和小雅在客廳的地上玩。

  「张先生,我可以幫忙准备晚餐。」

  「不,你忘了。今天我做好吃的请你。你先帮忙照顧孩子們。」

  阿娇看张先生手忙脚乱的样子,不禁笑了出来。但他坚持要自己做晚饭,所以阿娇就餵了孩子,幫忙洗澡後,放些摇篮曲,哄她們睡。走出房间之后,张先生已经开了红酒,準備好烛光晚餐,桌面上放了些漂亮的鮮花做用餐的点缀。今晚做的是西歺,有開胃菜,沙拉,羅宋湯和牛排。

  晚餐味道並不是很好,牛排也涼了,但是這是張先生的一番心意,让心情原本不好的阿娇有些感动。两人说说笑笑地吃完晚餐后。张先生拿出一包信封,那是阿娇这个月的薪水;接著又拿出一个紙袋,是送給阿娇的禮物。

  阿娇有些訝異,打?紙袋后,發現是一件仿玛丽莲梦露低胸梆帶的白色洋裝,她很高興,但是不明白张先生为什么会买衣服送她。

  「阿娇,我知道你告诉我老婆,当保姆是为了想买件漂亮衣服,今天帶孩子出去時,看見橱窗里的這件洋装,不禁想起了你。算是謝謝妳這幾天的辛勞…可別告訴我老婆我買這送妳,免得她誤會。」

  「张先生,真的谢谢你。但是这礼物会不会太贵重,我不敢收。」

  「你不要太见外了。是不是先把衣服换上,看看合不合身?」

  阿娇满心欢喜的换上衣服,因為是低胸露背的洋装,她不得不先把胸罩拿掉。她在洗手间里面的镜子看到自己起来真的不一样。这时,张先生在洗手間外面说:
  「阿娇,觉得满意吗?我能不能欣赏你新衣服的样子。」

  阿娇有些犹豫,这是她第一次穿低胸的礼服,加上又没有穿胸罩,有些怪怪的。但是这件衣服是张先生送的,总是得让他瞧一瞧。于是她打开门走出来。张先生看到她美好的身材,在这件白色洋装下显露无疑。不禁心生动摇,有些按耐不住。他一面称赞阿娇的美丽,说她穿上这身衣服再适合也不过了,一面改放浪漫的音樂,要教她教跳舞。

  阿娇被張先生大灌迷汤,不知不觉陶醉其中,让他搂着腰身跳慢舞。张先生不断在她耳边轻声细语,诉说自己对她的爱慕。一只手把她的腰身摟的越来越近。阿娇那丰满的乳房擠壓著他的胸膛,他忍不住把手伸进她裸露的背部,进而有意无意的摩擦她側面露出的半球,不知道是因为酒精作祟,還是张先生挑逗的技巧太高明。女孩子家的虚荣心,让她有些放松自己的戒備。她嘴巴说著不要這樣,却没有用力推开张先生。于是他变本加厉,把嘴贴上她白皙细致的玉颈吸吮,而他的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,把手掌伸到她的臀部慢慢抚摸劃,勃起的下半身則紧紧的贴在阿娇身上蠕动…阿娇有些迷惑,他的這些行為竟然讓自己興奮起來,一股熱流傳到自己的下身,她覺得蜜穴緊縮,甚至有些痛…

  他抚弄著阿娇的头发,想盡辦法要再進一步,他等了這麼久,終於可以趁老婆出差時一親芳澤,絕不能錯過這良机…他的手沿发丝慢慢地由发根滑向发梢,轻柔地抚弄。他是那麼的溫柔,阿娇的身體不由自主的產生一种新奇的满足感,開始春心荡漾…,她說了几次不要…但他一次次强行上下愛抚她全身,到后来甚至漸漸鬆開阿娇的洋裝,把她按倒在地毯上後玉頸吻到了乳尖,阿娇羞紅了臉,不禁閉上了眼睛…随着这一步步的被侵犯,她竟然莫名其妙地期待他的佔有…當他再往下把裙子撩開,把頭伸到她两腿中间开始用舌尖挑逗她時,阿妎全身像触了电一样的顫抖不已,之前覺得痛,現在則想要…她開始呻吟起來…張先生貪婪的舔著她那早已被淫水濕潤的蜜穴,看來,她已經完全在自己掌握之中,他知道是幹她的時候了…

  「张先生,不…不行…不要…」阿娇看到他掏出那巨大的肉棒,想反悔。
  「我不会進去的,只想让你开心。」他把肉棒頂在蜜穴外摩擦著…

  「不行,我男朋友…啊…」阿娇想推開他,但使不上力,他把肉棒移到她的陰蒂敏感帶…

  「他能像我一样让你这么享受吗?讓我幫妳,我不會強迫妳做…」張先生不肯放棄,在洞口輕插著…讓肉棒插入一些…

  「他…沒有…啊…不要…啊…」阿娇被他老練的技巧攻勢下,不由自主微微張開了她緊閉的大腿…

  「不要?不要停是吧?」他的巨棒慢慢地沒入一些,双手不停搓揉那豐滿的雙乳和翹立硬挺的乳尖,那麼彈性豐滿,阿娇被摸的有些不和所措,開始呼吸急促,於是他再也忍不住,一下子用力插入…

  「啊~啊~你…你説好不進來的…啊…」

  「給我插一下,一下就好了…」

  「不行…你不可以…啊~」

  「阿娇,对不起,你真的是太诱人了,我一点没办法控制我自己,我爱你…」
  阿娇被這樣的熱烈的情緒感動了,他粗大的肉棒頂的她又痛又舒服…她覺得對不起志明,心中多少湧起一陣陣的不安,那種罪惡感交織著奇異的快樂,她有些迷惘…不明白自己到底為什麼要和有婦之夫偷情,是為了賭氣,還是為了那性愛的誘惑?…張先生結實高壯的身體重重壓在她身上,那根肉棒頂到她的最深處花心,她忍不住地發出滿足的娇喘,甚至開始迎合他的猛烈的抽插…那種酥麻的快感,讓她消魂蚀骨,原先的低聲喘息变成了放荡的呻吟…她的身躯则跟随着抽插的节奏一下一下地给推动着,豐満的乳房隨著那抽動而顫動著…她已經陷入性慾沉沦的深渊,再也回不去從前了…

[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