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我的一家不可能这么乱吧】(02)【作者:hangyuanfly】
>
字数:6543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章 奇妙的一天(上)
  昨天晚上「旁听」了爸爸妈妈的缠绵,满脑子都是当时的声音。

  妈妈的娇喘和哀求,尤其是爸爸逼妈妈喊出的「鸡巴」,每每在脑海里想起都感觉那么刺激。

  爸爸叫妈妈「骚娘们」、「小骚逼」,虽然是脏话,但是,听着却是那么的过瘾。

  高低起伏的「啪叽啪叽」的水声,更像是行云流水的乐章,拨动着我的心。
  还有那让我万分期待的秦叔家的旧书。那里有怎样的裸女,怎样的一男多女、一女多男的故事。最好是小人书,要不,以我二年级的识字量,很难看懂什么。
  关于裸体的女人,在我更小的时候,妈妈常带我去女浴池洗澡。只有一些模糊的碎片。

  腿根黑黑的一团,或是稀疏俏皮的几根,偶尔还有白白的倒三角。有的像馒头,有的像黑蝴蝶,有的粉嫩,有的紫的发黑,还有的像河蚌突出两个唇瓣。
  或大或小、或挺拔或下垂的乳房;或红粉或深红或乌黑的乳晕;或如小樱桃般玲珑,或如小孩儿的指尖般硕大,甚至还有如肚脐般内陷的乳头。在我的印象中,妈妈的乳房是最大最美的,虽然有点下垂。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不管脑子想什么,8 岁的我还是要上学的。

  班主任是一位刚刚毕业的女老师。大概160 厘米左右的个头,偏瘦,很温柔,
声音甜美,和蔼可亲。对我这样的淘气包,不像一年级时的老师那样严厉。弄得我都不好意思惹她生气了。

  课堂上,老师讲了几个生字,带着我们读了几遍课文,就让我们自己写生字了。可能是,我想着昨晚的事,没有用心。老师走到我桌旁,弯下腰,问我:「脸这么红,无精打采的,哪里不舒服吗?」

  「嗯?」随着老师弯下腰,映入我眼帘的是两座倒挂的玉峰,呼之欲出,峰尖红云萦绕。登时我的眼睛就直了。

  「林琦霖?」我这才转醒过来,腾地一团火从脖子烧到头顶。

  「没,没事的」天哪,没被老师发现吧。偷看女生可是耍流氓的。之前,有男生摸女生脸都被批评了。我这可是偷看老师的胸啊!虽然,不是我故意的。
  「是吗?如果有什么不好的感觉,要告诉老师的。知道吗?」老师温柔的说。弄得我对刚才看的那一眼更内疚。但是呀,那对粉嫩光滑的玉峰,以及微红的云雾,在我的脑子里挥之不去。

  「谢谢老师!」看着老师走开,回想着刚才的一幕,竟将老师带入昨天晚上爸爸妈妈的场景中。如果是老师这样温柔的人,带着甜美的声音,会发出怎样的喘息,怎样的哀求。点缀着嫣红的羊脂玉般的美乳,被抓捏起来又会是怎样的感受呢?

  想着这些,我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。深吸了几口气,才缓过来。

  长大了,就娶一个老师这样的老婆吧。我如是想。

  这一上午,就这我的幻想中,浑浑噩噩的度过了。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今天周二,下午不上课。放学回家,家里没人,自己热饭吃饭。然后,就是秦叔家。

  秦叔家,门是虚掩的。但是,秦婶没在家。而秦叔更是要到晚上才回来。
  秦婶是我二婶的姐姐。以前是在纺织厂工作,后来工厂破产,就在家做家务。嗓门很大,据说是因为纺织厂的噪音大,说话习惯了。身材高挑,胸部略小。经常和秦叔吵架,骂他是没用的废物。但是,对我很好。没有小孩儿。

  以前,捡回来的书都是放在炕梢边的抽屉里。打开抽屉,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位斜倚在沙发上、身上不着寸缕、只在右手碗上缠着珠串的美女姐姐。

  长发盘起,脸上似有似无的微笑。两根凸起的锁骨,让颈间妩媚流转,春意忽生。玉峰挺拔、圆润,峰顶一点红润,恰到好处,不仅使我口水直流。身体微侧,右腿弯曲,腿影正好遮住胯间,若隐若现,只有一点浅墨探出。

  我咽了口唾沫,双手微抖的捧起书。左手托着,右手摩擦着,企望能感受到美女光滑的肌肤、圆晕的乳房。但又能摸到什么呢?

  小学二年级的我根本不认识封面上「舒淇」两个字。也亏得秦叔一直把它保留着,多年后,我才知道自己的第一本性启蒙书,竟是舒淇姐姐的古风写真集。
  翻开写真集第一页。姐姐背对着我站在梳妆台前。大红的新娘嫁衣滑落到小臂处,漏出迷人的香肩。扭头看向右边,身子微侧,小半个浑圆的玉乳探出头来。
  第二页。锦衣滑落到臀瓣下,双手裹在锦衣衣领处。翘臀、蜂腰,完美的曲线,一览无余,无不散发着迷人的芬芳。尤其,配上她那转过头来迷离的眼神,我眼中顿时容不下别的了,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看了许久。

  第三页。姐姐坐着,披着锦衣,胸襟半开,一枚玉乳跃然而出,尤其是那嫣红的乳晕,如盛开的玫瑰。

  不等继续看下去,大门口传来开门、关门、锁门的声音,以及脚步声。听着像是秦婶回来了。

  当时啊,真的是做贼心虚,乱了方寸。一呢,应该把书迅速放回去;二呢,就是我常来秦婶家,熟到她会让我替她看家,所以,我来是很正常的事。

  但是啊,我心里有鬼啊!我蹭的一下,躲到了旁边的衣柜里。屏住呼吸,大气不敢出。

  「咣当!」一声,我的心跟着一紧。透过衣柜门缝往外看。秦婶端着盛满水的大浴盆,晃晃荡荡的走进来,将盆放在衣柜不远处。转身拉上后窗的窗帘。
  这衣柜的门缝可不小,差不多有一指头宽,她不会发现我吧。嗯?衣柜里是黑的,我只要不凑到门缝上,她应该看不见我,我如是想。

  秦婶双手交叉抓住两边的衣角,向上一提脱去上衣,露出一对微微隆起的山丘,以及山丘上小樱桃般的一点粉红。这胸还真是娇小的可爱。

  水盆、脱衣服,这两者结合在一起。等等!这是要洗澡的节奏啊!我还指望着她是回来取东西然后再出去呢。哎!这可怎么办啊?焦急的心情中却又有着一股兴奋和期待。

  摸着手上的书,眼前的,不是比书上还好吗?虽然,没有书上的美,但是眼前来的更真实。只是这样真的好吗?这个嘛,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。我安慰自己。
  脱完衣服,秦婶双手解去长裙右侧的扣子,任裙子自由滑落,露出雪白的两瓣,纤细的玉腿。竟然没有穿内裤?

  她的胯间是没有毛的。后来才知道,这叫白虎,可遇而不可求的珍品啊。两片微黑的馒头,肥硕,外凸。肉缝间泛着水光,亮晶晶的。一长一短两片乌黑的唇瓣,如舌头般俏皮伸出来。

  还没等我欣赏够,秦婶转身躺到浴盆里了。双手搭在浴盆两侧,后脑垫着手巾,全身浸入水中,平躺在浴盆里。就这样躺着,没有一点要洗澡的意思。
 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,洒在浴盆里,水面波光荡漾,水面下的玉体随着波光晃动,如梦幻般。

  过了一会儿,我闷在衣柜里已经鼻尖见汗,呼吸略感困难。秦婶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。我仔细观察,发现她眉头渐锁,双唇轻咬。

  眉头越锁越紧,偶尔传来细不可闻的呻吟声。秦婶,不会是生病了吧。
  「哗啦——」,秦婶猛地抬起双腿,搭在浴盆两边,胯部抬出水面,右手按在腿根的细缝上,上下滑动,中指微向内扣。

  「挺不起来的蔫货,弄得我守活寡。」秦婶自言自语着,「大鸡巴一点用也没有,害我遭这罪。挨千刀的。」肉缝内竟涌出丝丝的粘液,随着手指咕叽咕叽的作响。

  随着滑动的越来越快,隐约可见肉缝内竟绽放着一朵粉红的花。

  秦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,「不行!」说着,起身,走向厨房。回来时,手里多了一个茄子,有我的手臂粗细,紫的发亮。

  匆忙的擦了擦身子,就躺在炕头上,岔开腿。右手握着茄子,来回在肉缝里蹭。蹭得茄子前端都是水淋淋亮晶晶的。

  秦婶猛地吸了一口气,她手中的茄子竟然慢慢的进入肉缝里,越进越多,最后,竟然进入半个多茄子。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进去的?那肉缝很深吗?刚才,看她揉搓时,就是浅浅的一条缝啊?这个?那个?我脑子飞快的转着,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  茄子被拽了出来,又塞了回去,反反复复。

  「傻鸡巴玩意,你他妈都不如根茄子!哦——」他是在骂谁?这进进出出的是干嘛?

  「哦——好!——嗯!——」这销魂的呻吟声,和我爸爸妈妈那晚何其相似。难道,她也是?可是,秦大爷不在呀!用个茄子就行了?

  秦婶继续呻吟着,茄子抽动的越来越快,呻吟声也越来越大,越来越妩媚。
  「老林——老林——鸡巴——鸡巴——」老林?这附近只有我家性林,大家叫我爸老林。在叫我爸?

  秦婶的雪臀开始随着手的抽动,抬起落下,越抬越高,几乎要和大腿连成一线了。

  「啪叽啪叽」,抽动的水声渐渐响起,秦婶手中的茄子中间一圈白沫。
  透明的粘液从茄子撑开的肉缝中溢出,向下流过肛门,在臀部的起伏中,沾到炕上,拉出一条条晶莹的丝线。

  秦婶左手抓起自己的乳房揉搓着,就像包饺子揉搓面团一样,把乳房揉成各种形状。

  「老林——往死里抓——使劲——插烂我的小屄」老林?插?小屄?他?幻想着我爸?还是他们真的有一腿?还有什么小屄?那个茄子插进去的地方叫小屄?很有可能。嗯嗯!

  「噢——!」秦婶突然声嘶力竭地大叫,茄子不要命的往里怼。水声变成噗嗤噗嗤的。

  「老林——老林——射进来——射穿我的小屄——啊!」她猛地臀部抬得高高,在半空中癫痫一样的战抖。嘴张得大大的,急促的喘着。眼珠上翻。脸上红的像熟透的苹果一样。

  将近10秒钟后,秦婶如泄了气的皮球,瘫在炕上。只有胸口玉丘起伏着,证明她还活着。茄子被丢在屁股旁边,我这才看清茄子进出的地方。

  黑黑的肉缝中,原来隐藏着一个鲜嫩的肉洞。肉洞被一大一小两片乌黑的唇瓣环绕着。可能是茄子抽插太久,洞口无力的敞开着。仔细看,洞口和里面竟有着一根根的肉芽。肉洞有节律的蠕动着,就像一张小嘴在吸吮着什么。这不会就是那个「小屄」吧?

  秦婶就这样一直躺着,死鱼一般。

  这样看着是不错。但是,在衣柜里喘不过气来真的很难受。而且,这是夏天啊,我快热死了,全身都是汗。

  「秦大妹子,在家吗?」门外传来敲门声,「一起去买菜,去不去?」哦!天哪!救星来了!

  秦婶略微吃力的起身喊道:「我去!等一下!」穿好衣裙,整理一下头发,在抽屉里拿了一个包就出去了。开门声之后就是一阵安静。

  等了一会儿,在确认秦婶不会来之后,我才狼狈的从衣柜里出来。

  反正,去市场买菜得一会儿,把这图看完,要不,太亏了!

  几分钟后,冲冲把手里的书看完了。其他的就没翻看。毕竟秦婶随时都会回来。来日方长,以后有机会再看。

  把书放好,贼一样的逃回家。可不就是贼了。又是偷看书,又是偷看洗澡的。真刺激。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写完作业的我坐在窗前发呆。一点没有要出去玩的念头。脑子里都是这两天听到看到的。心里莫名的烦躁。

  索性爬上房头的树上吹风。看着云,吹着风,心安稳了不少。

  妈妈下班回来,看我在树上,叫我小心点。我说:「知道了!」望着妈妈往屋里走的背影,脑子里竟然呈现出妈妈的裸体,躺在炕上,双腿张开,粉红的肉洞如鲜花般绽放。

  拼命地晃了几下,想将这念头甩开,却差点掉下树来。惊出一身冷汗。还好,幻像也没了。嘴里默念着:「那是我妈!那是我妈!那是我妈!」我感觉自己快要疯了!

  爸爸回来了。我远远地看见爸爸沿着铁路往这边走来。身边还有一个人?嗯?是秦婶!?她不是去买菜了吗?怎么和爸爸走到一起了?

  听说,有的坏女人专门勾引别人家的老公。想想,之前秦婶口中喊的老林,她不会是要勾引我爸爸吧?

  他们回来是要先路过秦婶家,之后隔着一户才是我家。

  怕什么来什么!他们在秦婶家门口停下了。两人聊了几句,距离远,风声也很大,不知说了什么。爸爸摇摇头就要走,却被秦婶一把拽住手腕。两人僵持了一下,爸爸竟被秦婶牵进了门。随后是锁门声。

  还锁门,他们要干什么?我得去看看。翻墙趴窗户,别说大白天趴窗户很容易被发现,就是跳墙的声音也是够大的了。

  嗯?有了!走天棚!

  这趟房的天棚是我们几个孩子的秘密基地,上面藏着我们的宝贝什么的。
  跳下树,进屋,把手电筒揣到兜里。登着放被子的柜子就进了天棚,随手盖好盖子。天棚里,到处是电线,还有股发霉的味道,偶尔还有老鼠。

  开着手电,数着房梁,不远的距离弄了一身汗,粘了一身的灰。我现在的样子就应该是成了精的老鼠吧。还得去湖里洗洗,要不得被妈妈骂死!

  应该到秦婶家了。伏下身仔细听还真听到他们的说话声。我小心翼翼的把天棚盖挪开一条缝,两人正坐在炕边。

  「这老鼠真多!」秦婶抱怨着。哈!不是老鼠,是我啦!看来下次要更轻一点。

  「可不!」爸爸说,「那个,我再帮你家老秦找找方子。」

  「嗯!死马当活马医吧!」秦婶无所谓的说,「已经这么多年了。」

  「哎!哪有?才7 年。不是,」似乎爸爸觉得说错话了「嗯——要是治好了,以后就好了不是!我跟你说……」

  「才7年。我和老秦有过正常的夫妻生活吗?」她直直的看着爸爸,「好!最开始半年,怎么着,1 分钟、3 分钟也算。可后来呢!软趴趴的跟个棉花似的!」

  「是我对不起你!」爸爸扭过头,看着窗外说。这个对不起是什么意思?
  「对不起?兴国啊!你知道我这日子是怎么过的吗?」秦婶竟有些哭腔,「你知道大半夜翻来覆去睡不着是什么滋味儿吗?你知道浑身像被火烤似的是什么滋味儿吗?你知道是个男人就想上是什么滋味儿吗?」

  「对不起!」爸爸的头都快低到胸口了。

  「老秦彻底萎了以后越来越变态。越是黄书越看。前几天,还带回来成摞的黄书书。我还以为是武侠小说,就看看打发时间。」

  「嗯!」爸爸应着。

  「可越看越色,越看越黄。真恨不得自己是里面的女的,被艹死了都值得。」秦婶咬着嘴唇说,「等我看完之后,想明白了很多。」

  「哦?想明白什么了?」爸爸抬起头,却迎上秦婶炙热的眼神。

  「人,活着,哪管那么多,就要让自己快乐!你说是吧?」

  「对啊!不是……」

  「所以,我缺什么补什么就是了!」秦婶说着,抓住了爸爸的手。

  「别!这样不好!」爸爸想把手抽出来。不想,秦婶却借着这股劲,贴到爸爸身上。

  「月娥!」爸爸慌乱中,去推开秦婶,却推在秦婶的玉乳上。

  秦婶抓住玉乳上的手,揉搓着自己的乳房。「兴国!这里熟悉吗?比原来大了?还是小了?」

  爸爸的胳膊软了下来,任由秦婶揉搓着。「我不能对不起老秦。求你了!」
  秦婶放开爸爸的手,斜坐在爸爸怀里。在爸爸耳边问道,「那你就对得起我了?」
  
  「我对不起你!我欠你的。」爸爸内疚地说。

  「好啊!你正人君子!我是荡妇!」说着,秦婶起身,将身上的衣裙摔在地上,任身体暴露在爸爸的视线里。

  「这个身体你熟悉吗?」秦婶后退到地当中,「嗯?我的第一次给了你!你呀!」

  「你呢?却把我介绍给你的哥们!」秦婶气愤的指着我爸的鼻子,「让老秦当便宜爹!这就是你他妈了隔壁的不能对不起兄弟?!嗯!」

  「结婚当天被他们闹洞房给闹没了。」指着爸爸的手直哆嗦,几乎是吼出来的,「差点穿帮了,你知道吗?!我也差点死了!」

  「我知道。那时候,我也急疯了!」爸爸拍着自己的胸口,「我也后悔死了!早知道会那样,我宁可当初跟你私奔算了!」

  「啥?!你林兴国能有这么爷们?别光说,给我看看有多爷们?」说着,躺到床上,「像个男人似的,把我给上了!做点男人该做的事!」

  「我——你——」爸爸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
  「什么你你我我的,来啊!」秦婶吼着。

  「月娥!我——」

  「啪!」秦婶起身给爸爸就是一个嘴巴。「我他妈当初瞎了眼,看上了你。你就是个废物,连他妈老秦都不如的废物。」


  「他本就是个废人,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。」秦婶瞪着爸爸说,「你不是不能对不起他吗?我他妈够了!我就这样出去,找老马(我们这的一个老流氓),让他艹我,艹肿我,艹死我。让老秦永远抬不起头!」

  说着,秦婶竟真的我出走。爸爸忙上前阻拦。不想,秦婶猛地转身,紧紧地搂住爸爸,吻了上去。
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