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【学美术的女生】
【学美术的女生】
>
刚上大二的时候,山水相隔的女就和我分了手。生活一下子变得空洞洞的,为了摆脱这种空虚。不论是哪个学院举办的的什么类型活动,只要有热闹我就去凑。也正因如此,短短一时间里,我认识了不少漂亮的女孩子。陈雪是最特别的一个。

  陈雪是美术专业三年级学生,近1 米70的个头,皮肤白皙,相貌在美人如云的艺术系中虽算不上是出众,却也出落得清秀可人。美中不足的,是她已经有了男朋友,只是千里相隔,他并不常来找陈雪。我们的认识,是在一场舞会中,经她同学也就是我老乡的介绍。

  那时我傻得可爱,连恰恰,交际这些舞都不会跳。一个傻傻的站在圈外看着别人和着音乐的节拍翩翩起舞。正发呆,肩膀不知被谁拍了一下,转头一看,是陈雪。“哎!怎么不一起玩?”我摆摆手说:“没兴趣。”“呵呵,你不是不会跳吧。”被点中要害,我只觉得一脸羞愧。陈雪笑着说:“别不好意思,来,我教你吧。”我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被强拉进了舞池。我学得很快,陈雪也很高兴,就这样,伴着悠扬的乐曲,我们一起度过了快乐的时光。直到舞会散场,她的朋友都回去了,我提出送她回寝室,陈雪没有反对。校道寂静而空旷,只剩路旁的偶有一两对紧抱的情侣。陈雪很开朗,我们漫无边际的闲聊。借着月色,我忍不住低下头去偷看。陈雪她穿着一双棕色的长统靴,腿上套着肉色的长丝袜,小腿丰腴却不臃肿,伴着鞋跟踏在地上“嗒嗒”的声音,我不禁联想到靴子里面是一双美脚,跳完舞后,丝袜一定带着淡淡的汗味与脚香……正陶醉间,这双脚的主人打断了我。“我到了,就是这里,以后有空找我玩。”我和陈雪互留了手机号码,而后意犹未尽的离开。

  之后的日子里,只要一有机会,我就找陈雪教我跳舞。平日里也时常常发短信。逐渐的,我们熟识了,聊天也从谈不着边际陌素孕挛诺浇涣餍氖隆J比找怀ぃ曳⒕踝砸丫哉飧鲅Ы憧济粤怠?/p> 一天下午,突然接到陈雪的电话。说是电脑坏了,让我过去帮忙。有这样的机会,我自然很爽快的答应了。“这呢!”到了宿舍,看见陈雪在楼下等我。我不自觉地向下瞅了一眼。映入眼帘的是她一双雪白的双脚,穿着性感的凉拖。陈雪宿去向和宿管解释,让我进去。我则借机蹲在一旁,假装等她,实际上,是在贪婪的欣赏她的白脚。身材高挑的女孩子,脚总是大些。陈雪的脚大概可以有38码,却正合我意。加之细长的交趾与富有曲线的弯曲脚型……我看得痴了,冷不防被拍了一下。“看什么呢?可以上去了,陈雪喊道。”“哦,哦”我只觉的有些窘,不好意思地跟在后面。

  很快到了陈雪寝室,里边一个人都没有,就剩我俩。电脑的问题不大,格了盘,系统重装后就没问题了。陈雪很高兴,赞了我一下:“你还不错嘛,以后有问题就找你了哦。”我笑道:“愿意为小姐效劳。”“还小姐呢,怎么不是公主”“好好,公主就公主,白雪公主。”说着,我又下意识地朝陈雪脚上瞟了一眼。不想着细微的动作竟被她看到了,嗔道:“你怎么老看我脚,是不是很大?”我忙摇脑袋:“没有,没有,很好看。”“呵呵,瞎说,脚都有什么好看的,哪里好看?”“哪都好看,不信我指给你看。”我弯腰顺势把她一直脚抬起放在腿子上,一只手握着,一直手假装指出她的脚好看的地方。由于太过激动,我忍不住把嘴凑上去,狂吻了起来。“陈雪见状,有些不知所措,急忙把脚抽回来。红着脸说:”你上来很久了,阿姨会说的,我先送你下去吧“我只觉窘得慌,结结巴巴答道:”不……不了我自己吧,自己下去吧。“

  回去后,我忐忑不安,晚上忍不住给她发了信息——“今天下午……不好意思,对不起。”陈雪很快回了信息“没什么的,你又没做错什么,干吗要道歉。”我又接着发——“呵,谢谢。对了,有件事情,在心里边埋藏了20年了,可以听我倾诉吗?”雪——“当然了,只要你愿意说,我会是你最好的听众。”“我有个怪癖,一直以来都迷恋女孩子的脚,特别是白白的,很看,就象你的。”“所以你今天才会这样,是吗?”“恩,在梦里,我已经无数次亲吻了它们。”也许出于尴尬,陈雪的短信久久未回。我等了大概半小时,终于盼到了振动。打开短信一看果然是陈雪——“我能帮你吗?”我激动万分回道:“能让我吻你的脚吗”又等了许久,才收到陈雪的答复“明天我们谈谈吧,就在湖东的亭子,晚上八点”“好,明天见。”就这样抱着激动的心理,我几乎一夜未眠。

  次日,好不容易熬到晚上,我如约而至,不想她已经坐在亭中等了。今天陈雪穿着连衣裙,脚上是一双浅蓝色的凉高,性感的脚趾裹在透明丝袜里若隐若现,甚是迷人。“你来啦?”见了面,我只觉尴尬,不知道怎么说,半天就挤出了这句话。倒是陈雪先开口:“程,其实我挺喜欢你的,只是我有男朋友。我很爱他,不能对不起他。你昨晚说的我可以让你,让你……可是你不能对我,对我那样,知道吗?”我点点头,正想趴下去吻她的脚。陈雪急拦住,说:“别,这儿有人,我们到别的地方吧。”“好。”我拉着她,到了操场西侧的小林子。

  我们找了一处座位,我坐在陈雪旁边,把她雪白的双脚抱起,如待圣物一般,轻轻放在腿上。弯下腰,把脸贴在鞋面,细细嗅着。陈雪一定是怕我觉得脏,来之前把脚洗得一点味道也没有。但即使这样,还是可以闻到轻微的脚香,夹杂着丝袜与凉鞋的味道。我伸出舌头在鞋面上细细游走,隔着凉鞋舔,丝袜脚的感觉若有若无,令人亢奋不已。而后,用嘴一点一点的把两只凉鞋脱下,脸埋在陈雪的脚底,深深的吸着这些令人心醉的气味。舌头不住游着于隔着丝袜的双脚,一会舔脚底一会是脚被。“啊!好痒,别这样。”陈雪不住用手推我的脑袋,却止不住我舌头的运动。直到口水把丝袜湿透,我才慢慢把它们拖下,先是一只,而后是另一只。陈雪的小腿和脚,慢慢的展现在我的眼前。夜色昏暗,这双美脚更显雪白,就象两只雪白的兔子被我捧在怀中,而此时的我,就如饥饿的野兽,双眼迸射出灼热的目光,盯着到手的猎物。“啊!”伴着陈雪的一声轻吟。我一大口大口地不住吮着她的脚背,两只脚轮换着舔。吮够了脚背,我又微微用力挤压陈雪的一只脚的脚底,并拿出手机照明,欣赏着这性感的颜色变化。陈雪嗔道:“不要了!你好变态”我朝着她笑了笑,接着舔弄脚并不时用力吮吸交趾。接着把嘴撑到了极限,用力的将她的五个脚趾都尽量塞进来,还不时轻咬。陈雪受不住我的强烈攻击,只是不住低声叫喊,拍打我的背。咽下从脚上吮来香液,听着佳人的娇喊。我的帐篷早已剧烈顶起。我有意抓起她一只脚,把柔软的脚底顶在“帐篷”上面,不住摩擦。陈雪感觉到了异样,想把脚抽回,但哪能从我的双臂中逃脱,只能由着我这样,直至……

  虽然有言在先,经过那一夜,我们的关系变得越来越暧昧,为此,我在外边租了间小房子,常邀陈雪来“玩”。并如我意料的一样,在我的精心谋划和强烈的情感攻势下,我们最终发生了关系。我很喜欢陈雪,也许是因为最初情迷与她的双脚。尽管她不是什么忠贞的女子,甚至可以说有些过于开放。而她也从来没有说过为我和现在男友分手,我们的不正当关系也许为人所不齿,但我还是心甘情愿地拜倒在她的裙下,迷乱于她的双脚。直至半年前,她毕业,回了南京……